受司之胖无人可挡。

大逃杀【全职同人】

这个是po主做的梦,特别长还没写完……
然后cp私心设定为喻文州×我,雷误入。
文笔已离家出走大概还有错别字,就别太槽我了。
嗯。
凑乎看吧。



2023.7.27 4:58
买好了给妈妈的丝巾,我坐在商场提供的休息区的椅子上等林凡买奶茶。

我虽然是在这里长大的,但是十六岁去了加拿大,六年间的变化已经让我对这个面目全非的城市失去了源于熟悉的自信。

“喂,文州?”接起来自男友的电话。

“阿言,你在哪?”喻文州的声音很低,特别好听。

但是。
恐慌。

我吓了一跳,恐慌这种情绪我从来没有在喻文州身上感受到过,一种不祥的触感迅速蔓延过全身。

“我现在去找你,阿言,出了些事需要你帮忙。”文州声音里的恐慌被他刻意的压制了。

“言姐?怎么了?”林凡拎着两杯奶茶回来了,看他似乎吓了一跳,我大概能想象出我面无表情的样子。

“林凡,送我回酒店。”

林凡反应很快,他比我小两岁,我们做了七年的朋友,即使我六年都在国外。
我们是过命的交情。

2023.7.27 5:23

“怎么了文州?”我拉开门下车,喻文州和王杰希架着一个男孩子,黄少天面色苍白,有些急躁的咬指甲。
喻文州表情凝重。
林凡拍了拍我的肩“姐,进屋说。”我这才反应过来摸出房卡领着一波人进了酒店。
柜台小姐瞥了我一眼,似乎没有多想。

王杰希撑着男孩子将他放在床上,林凡打开灯,我才看清。
高英杰。

“英杰怎么了?”
我有些艰难的吞咽自己的唾液。

王杰希沉默不语,只是撩开男孩儿的裤脚。

我只能用尽全力忍住即将冲出嘴唇的尖叫。

“鬼诅。”林凡喃喃自语。

文州看向我的眼神中,悲伤大于恐惧。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只是不愿意面对。

“……鬼诅,即鬼下的诅咒,被下的当夜十二点整,相对应的鬼会前来寻找属于自己的鬼诅,然后将其带走……”林凡小声的给王杰希和黄少天解释。

“……为什么要来找我,英杰中了鬼诅应该把他送去寺庙里啊……跟你们,跟我有什么关系……”
“司言!”

文州少有的低声轻吼打断我。
“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他撩起上衣下摆。
平坦光洁的小腹上爬满了乌黑的、狰狞的痕迹,周边泛着淡淡的红色,不停扭动着。

“……不会……来的都是中了的吧……”我突然一瞬间冷静下来了,身体却突然无力的瘫倒。

死寂。

整个房间里只能听到沉重的呼吸声和空调不断释放冷气的声音。

我抬手捂住眼睛。
“林凡,这是我们认识的第七年。七年前的今天,我们第一次见面。”

林凡意识到了我在说什么,不可置信的看着我,不断的摇头。
“姐!不行!”

我起身端起茶壶烧了一壶水。

“我知道怎么解决。”

再来一次吧。

不管死去还是生存。

死亡游戏——大逃杀。


2016.7.27 9:12
“呜哇!”女孩瞥了眼手表忍不住从座位上窜了起来,囫囵把书本笔袋塞进包里拎起包快步往门口走。

这个时候还记得图书馆不可奔跑的规矩。

“啊,怎么没人提醒啊……希望门还没锁……”女孩抬头走到门边,试探性的拉了拉大门。

“……锁了……”

算是意料之中,女孩也没办法,只好再往二楼服务台去,看看有没有值班的工作人员。

上了二楼,她却有些惊讶。

二楼的接待大厅里有不少人,接待小姐端正的坐在工作台后面,见她上来露出一个微笑,这才站起身来。

“好了,女士们先生们,人已经到齐了。”她轻轻敲了敲手边的铃“首先我来向大家解释一下,今天之所以会不通知各位闭馆的原因。请大家到中间集中一下。”

零零散散坐在周围的人们站起身来集中到厅中间。

“今天,我们把诸位集中到这里,是要来玩一个游戏。”

她微笑着,看着神情各异的、只不过是今天碰巧来查阅书籍的每一个人。

“游戏为——大逃杀。”

游戏规则如下:
本轮大逃杀游戏参加者为51人,全员为逃生者。本馆内共有76名亡灵,其中16名为有益亡灵,满足她/他的要求,即可得到帮助,另外60名为凶灵,会在场内不断移动并攻击逃亡者,被攻击致死即淘汰。
51人自由组合成小组行动,最多一组五人,当然也可以选择单独行动,逃亡者之间可以相互攻击淘汰其他成员。
时间为22:00至10:00,在这期间场馆会扭曲放大,变为原场馆百倍大,6:00时场馆恢复原状,但是有益亡灵全部消失,凶灵数量不变,小型场馆内逃亡将变得更加困难。

“逃生判定成功有两种方法,从图书馆内逃出和熬过游戏时间,手段不限制,只要你可以,随意使用任何方式。现在,请自行组队,当那座钟的指针指向10:00时,各组成员将被传送到馆内不同的位置,现在,请自行组队。”

接待小姐微笑着坐下。

“这个游戏非常不合常理,我有权要求拒绝参加。”一位看起来三四十岁的学者推了推眼镜表达了拒绝的意思。

可是。

他在恐惧。

接待小姐低头打开抽屉“当然可以,请您签字。”她拿出一叠合同一样的纸递给男人,又递上一支笔。

男人看都不看就刷刷两笔签上了已经的名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尖叫声四起。

女孩甚至无法发出任何声音,身体不受任何控制的瘫倒在地。

当男人把笔交还回去的时候,接待小姐单手穿透了他的左胸口,掏出一颗血淋淋的心脏。

它还在跳动。

“欸,您怎么看都不看就签了呢?合同上明明写着,拒绝参加游戏的玩家请献出心脏作为游戏推进的发动机……写的应该是非常清楚了吧。”

女接待姣好的面容此刻看起来却有些扭曲。男人的尸体宛如冰一般快速的融化渗入地板。

女孩身边的一位姑娘当即一口酸水吐了出来,她的男友强忍着恐惧和恶心轻轻拍打她的背不断安抚她。

另一边,一个看起来比女孩略小的男孩跪在地上无声的哭泣,死死咬着嘴唇不敢出声,她努力夺回身体的控制权一把抓住他的手,苍白的安慰。

“没事的,没事的……”

“其实各位并不需要那么害怕。”女接待将心脏收回柜子里“在这个游戏当中,被淘汰者是不会死的,只有不愿参加者和违反规则者会死去。”

女接待美丽的脸庞为在场所有人都带来了无边的恐惧。

“本次游戏唯一的规则就是在同一个位置等待超过三小时。”

女接待再次坐下“请自由组合。”

女孩刚要起身就被那男孩拉住。

“姐姐……我……”男孩似乎非常紧张,抓住我的手在不断的颤抖。

她深呼吸再深呼吸,才勉强扯出一个僵硬的微笑“没关系,我们一组,你别害怕,没事的。”

全场只有他们两人是孩子,没有人愿意带着两个拖油瓶,于是女孩只好和男孩两人一组。

可是没人想到,留到最后的,只有这两个孩子。

2023.7.27 7:42
“这个女孩,叫司言,男孩,叫林凡。”我喝下杯子里最后一口水,一身冷汗已经浸湿了身上的棉质衬衫。

“但是,不会死,只是一个天大的谎言。”

林凡拍拍我的肩膀“姐姐,我来说吧。”
他转身面对已经愣住的黄少天,表情凝重的王杰希和早有准备的喻文州。

哦,还有仍在昏迷的高英杰。

2017.7.27

“著名学者诸连节与其妻范嫣双双自杀死于家中,自杀动机不明,警方仍在……”

林凡顺手打开电视机,昨夜父母看的法治台一打开就是一条自杀的新闻。

从冰箱里取出冰镇的可乐灌了一口,捞起遥控器正准备换台,余光瞥见死者照片。

“砰。”

“小子你一大早发什么神经动静小点。”里屋传来父亲迷糊的咒骂声,可是天都不知道林凡此刻有多么恐惧。

诸连节,范嫣。

这是第二和第三个。

五月初的时候,在读大学生李越死在宿舍,原因是食物中毒。

而这三个人死亡的顺序,正是一年前大逃杀率先被淘汰的三个人。

仿佛是猛兽出了闸。

接下来的两年,以每年八个人的频率,按淘汰顺序一个接一个的死亡。

2020.6.17

我接到了林凡的电话。
然后才得知,三年半的时间,当初除了当场死亡的博士杨业正之外,剩下的、包括我们在内的五十个人已经死了四十个了。

到第七年,就只剩下我们了。

2023.7.27 8:04

“不会死是个骗局,为了让所有人放松警惕,以求死伤人数更多。所以,”我咬咬嘴唇“鬼诅可以解决,但是,一旦被淘汰必死无疑。”

“我明白,但是如果不去,那么今天晚上,我们都会死。”喻文州听完也极其冷静,王杰希和黄少天也是出奇的镇定。

“你们……”不害怕吗?林凡把后面几句扼杀在了喉咙里。

“怕也没用啊快快快有什么注意事项要准备的东西赶紧准备准备欸高英杰怎么办半夜被袭击了怎么办?要是被淘汰了会死的很快吗?欸不对我忘了是按照淘汰顺序的来着那赶紧赶紧准备一下都八点多了快点去吧!”黄少天似乎是直接破罐子破摔了,反正呆着就是个死的结局,说不定争一争不用死。

林凡彻底被黄少天的垃圾话吓到了。

2023.7.27 9:45

“哎呀,竟然还有熟人呢。”女接待挑挑眉“司言,胆子很大嘛。还有林凡。”我看到她依旧美丽的脸庞,内心深处的恐惧竟然丝毫没有被唤醒“纤楪,你知道我来干什么。”

女招待,也就是纤楪撇了眼不省人事的高英杰“鬼诅啊,这个也算是我的疏忽,也没想到竟然有灵从这里出去了,还标记了四个……”

“你知道怎么解,告诉我。”我攥紧宽松短裤的裤脚。

“具体过程总能让我问问吧。”纤楪站起来点了点厅内的人数复又坐下“我先问一句,你们在场的都要参加?那多了一个人。”

我看了眼林凡,这是本来就跟他无关才对。

“林凡就不……”“我参加!”

“林凡?”其实这算是意料之中。

“姐,我不信你不知道我喜欢你,我知道喻先生是你的男友,所以我不想挑明的。”我能感受到林凡落在我身上的目光。

“我要参加。”他没再多说什么,也不再看我。

“那这位不省人事的小哥就暂时在我这里呆着吧。先把具体经过告诉我。”纤楪用指节敲了敲桌面。

“啊,好的。”王杰希反应快,点点头开始讲述全部的经过。

微草客场对蓝雨,算是宿敌对决了吧?
最终结果以6:4蓝雨主场险胜,也算是一个正常的比分,毕竟两队实力相当,蓝雨却是主场。

虽说赛场上两队素来不对盘,但是私底下队员们关系都不差,赛后两队的聚餐当然是近乎惯例的事情了。

“队长队长厉害啊!”黄少天星星眼看着放下话筒的喻文州,一首天堂唱的确实是惊艳极了。

“确实,不得不说喻队唱歌是真的好。”刘小别摸了摸下巴叹了口气。

“对吧对吧!小别前辈也这么觉得吧!”卢瀚文跟脱缰的野马还打了鸡血一样亢奋,不停的蹦跶。

王杰希看着蓝雨和微草的队员群魔乱舞,难得觉得很放松,也跟着笑起来。

余光瞥见高英杰低着头坐在位子上没什么反应,心里有些担心的嘀咕别是不舒服啊,一手拍了拍男孩儿的肩膀“英杰不唱吗?”

平日害羞的男孩忽然微微抬起一点头,眼珠动了动翻起来盯着王杰希。

王杰希敏感的发觉不对,迅速站起来却还是没来的及。

“王队!”“大眼!”

蓝雨的剑与诅咒不仅反应快还神同步。
这个时候王杰希竟然还有心思去感叹。

喻文州和黄少天反应再快也没用。

王杰希被高英杰一巴掌抽的踉跄后退,被抽到的胳膊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上一片黑色的刻纹。

黄少天下意识的伸手接他没拉住,染上刻纹的手臂撞到喻文州的小腹上。

不用看也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连黄少天拉他的手也蔓上了刻纹。

“都别过来!”王杰希少见的低吼,喝止住想要过来帮忙的队员们“都回去,不要接触英杰,也别碰我们三个!走!”

喻文州对蓝雨的几个人点了点头,两队队员当即鱼贯而出。

再看高英杰,已经彻底不省人事了。

2023.7.27 9:49

“这个……应该是恶灵附在这孩子接触过的那个物件上,他接触的时候就感染了。”纤楪无意识的敲了敲桌子“恶灵今晚一定会回到这里,你们身上的鬼诅可以感应到它,游戏开始的十点到十二点之间,只要找到它然后把它打散就没问题了。”

“可是如果我们没成功……”黄少天急火火的插话。

“欸,看在还有两个老玩家,我就给个福利吧。”纤楪翻出一把太刀“这是妖刀村正,遇到那只鬼,斩去即可,如果午夜零点之前你们没能打散它,我会把你们传送回这里,你们在这里斩掉它。当然如果被它杀死,便算作出局,这个游戏,你们也要参加到最后,这个孩子便不算参加,暂且留在我这里,切记一件事,”纤楪把刀递给我,看着我的眼睛“司言,林凡可以动手,你,除了被动保护队友之外不可以反击,一旦你攻击了恶灵,就算作出局。”

“为什么言姐攻击了就算出局啊言姐有什么特异功能吗?”黄少天反问。

“司言啊,上一场游戏开始之前我没能发现,她,身上有灵源,灵源就是克制鬼魂的东西,一般人是没有的,可以算作一种变异,她又是个学散打的,也就是说,司言可以做到赤手空拳杀死恶灵的。”纤楪很无奈。

见黄少天又要发问,忙把他堵回去“好了别问了,接下来我会讲游戏规则,你们仔细听好了,这孩子就留在我这里吧。”

“问题是,既然只要我们把它打散就好了,为什么一定要参加游戏。”王杰希异常冷静。

纤楪笑了。

妖冶异常。

“如果不在我能力覆盖范围内,恶灵可是不死的,令人悲伤的是,我无法离开这个地方。然而一旦在这里呆到十点以后,就会自动判定参加。”

纤楪眉眼低垂看起来十二分的温顺“司言明白,所以才会来这里。”

我能感受到纤楪的手落在我肩膀上,安慰似的摩挲几下。

然后她好听的声音就开始召集厅内的人们,继而宣读游戏规则。

“好了,游戏即将开始,请同组组员把手牵在一起。”

我扣住喻文州的手。

可以感受到他手掌心里因为长年握住鼠标摸出的茧子,纤长的手指,温热的体温。

他安慰似的紧了紧手掌。

心里一下安定下来。

最坏不过死去,我知道这样很不孝顺,但是家里还有弟弟,所以,即便我失败死去,父母也还有依靠。

所以。

没关系不是吗。

黄少天拉住我的右手,可以透过轻微的颤抖感受到他紧张的情绪。

五个人。

一个圆。

“游戏,开始,祝好运。”

纤楪的声音柔和又不失力量。

随机眼前一片黑暗。